配资资质

股票配资 > 评论 >正文

成都清水河畔有人抓蝉 老人护蝉:给蝉子们留点种

2020-03-04 00:17:24来源:新浪娱乐
老人放生幼蝉

配资资质  老人说:夏天还是要听到蝉鸣才像回事

  盛夏傍晚,在穿城而过的清水河畔,有人三三两两,打着手机电筒,在河边的草丛里仔细探寻,看到幼蝉的踪迹便蹲下拾起,再放进随手携带的塑料瓶里。据说,只要用心,一晚上能抓到二十多只。

  在捕蝉的人群中,有位老人显得与众不同:找到幼蝉后,他从不放进塑料瓶里,而是把它们放到树上,然后摇着蒲扇,等待幼蝉们爬高,一直爬到其他人够不着的地方,才放心走开,继续寻找新的幼蝉。老人说,他眼不明手不快,每晚能放生十多只就不错了。

  “给蝉子们留点种,不然被抓完了。”他说。

  有人抓蝉

配资资质  “今天抓了20多只了”

  7月28日晚8时许,武侯区清风街旁的清水河波光粼粼,一名中年男人指着河边的草地大喊:“快过来!这边有!刚刚我捡到两个!”另一名中年男人骑着单车,应声赶了过去。他蹲下身子,用手机电筒探明,双眼注视着草丛:“嘿!我看到一个!”不到1分钟,他在草丛深处发现一只褐色的幼蝉,随即单手把它捡了起来,放在手心向旁人展示。被捕的幼蝉还没有飞行能力,它沿着男人的手心向手臂上爬,刚爬过手腕时,被男人扔进了塑料瓶里。

  捕幼蝉的男人将塑料瓶打开,指着瓶口说:“今天抓了有20来只了。”记者看到,瓶内的幼蝉黑压压挤成一团。

配资资质  时间将近晚9时,成都商报记者看到,前来捕幼蝉的人男女老少都有,以中老年人为主,大多三三两两结伴行动,还有一些人骑着单车四处寻找,尝试着扩大搜捕范围。记者沿着清风街旁的清水河畔走了大概一公里,共发现60多名捕幼蝉的人。

  “我们抓‘蝉子\\’有人炸来吃,也有人当鱼饵钓鱼,还有的人拿来做中药。”几名捕幼蝉的中年女人告诉记者。

  他在护蝉

  “等它们繁殖了后代 你再来逮”

  捕幼蝉的人群中,今年67岁的刘金生(化名)站在树下,左手摇着蒲扇,双眼望着树干,安静地在等待什么。见记者上前询问,老人便解释,他这是在保护幼蝉,等幼蝉爬高了,爬到其他人够不到的地方,他就会离开,然后去找另外的幼蝉继续放生。

  花了十多分钟,老人又在草丛中找到四只幼蝉,他把它们放到树上,还用手掌护住片刻,怕它们还没准备好攀登,就从树干上掉下来。老人说,这些蝉的幼虫会在地底待上几年,夏季爬出地面,仅在一天之内蜕壳成蝉,“没蜕壳之前他还很弱,摔两次就死了”。

  一个小男孩看到老人放生在树上的幼蝉,立定、伸手、跳跃,想把幼蝉抓下来。“这个不能抓,是我放的!”老人上前制止,用右手挡住幼蝉,左手护住不断跳起的小男孩。不一会儿,又有一个妈妈带着小女儿走了过来。“妈妈!这儿有4个。”女儿拿着手机电筒,照亮爬在树上的幼蝉,准备将它们抓捕下来。正在一旁歇息的老人见状又转过身,招呼小女孩:“这个不要逮嘛,等它们繁殖了后代,你再来逮。”妈妈听到老人的话,随即表示认同,让女儿不要再捕幼蝉。不远处另一名小女孩似乎受到了老人的影响,她捡起一只幼蝉,告诉爸妈要把它带到了更远的地方放生,这样其他人就找不到了。

  他的愿望

  “给它们留点种,不然被抓完了”

  刘金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两三年前这里也有很多人捕幼蝉,每人一晚上最多能收获五六十只。今年的蝉似乎比以前更少,每个人一晚上只能抓到20多只。“我眼不明手不快,每晚能保护十多只就不错了。”老人说,要给蝉子们留点种,不然被抓完了,“夏天还是要听到蝉鸣才像回事。”

  老人还说,他和其他的放生者不一样,他不放生,只是保护幼蝉,因为他知道,随随便便放生动物不一定好,还有可能破坏生态。时间到了晚上9点多,老人没有找到新的幼蝉,那四只幼蝉也在树上爬到了很高的地方。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家了。”临走时,老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他是成都本地人,曾经下乡当过几年知情,回成都后就一直生活到现在。回家路上,他还不时回头望上一眼,担心地说:“这些蝉子一点防御能力都没有,万一有人带了杆、带了网,还是保不住。”

  专/家/说/法

  从营养角度不建议食用城市里的蝉类

配资资质  雌蝉同雄蝉交配后,将受精卵产于木制植物上。数周后,幼虫孵出,随即钻入地下,靠吸取植物根部的汁液为生。盛夏来临,将要成熟的幼虫在黄昏时分钻出地面,它的“蝉生”面临着很多可能:因为还没长出坚硬的外壳,它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夭折;因为人类的捕食,它可能成为盘中餐、药材或是诱捕鱼类的诱饵;也可能蜕掉外壳、撑开膜翅,最终羽化为一只成蝉。“我观察到蝉类的羽化率还是很高的,排除人类影响有90%以上,羽化后它还有一个月左右的寿命,在这期间它要拼命鸣叫,寻找配偶繁衍下代,完成自己的生物使命。”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为成都商报记者还原了蝉的一生。

  “成都城市里的蝉类大多数是“黑蚱蝉”,从农林的角度来说,他们是一种害虫。”赵力介绍,虽然蝉类是害虫,但也不建议大规模捕杀,因为蝉类是成都地区生物链的一环,如果其种群数大量下降,会影响到当地的生态平衡。

  “民间有捕蝉、吃蝉的传统,但是我不建议大家捕食城市里的蝉。”赵力解释,因为蝉类是以植物的根汁为食,而城市里的植物很多受过污染,其根部会吸收大量的重金属物质,甚至超过周围环境重金属含量的几百倍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 王拓

  摄影记者 刘海韵

  

>>高清图集

推荐期货配资
最新期货配资